2码出特|天空彩票與你同行
首頁頻道—正文
《紅樓夢》有沒有寫完?學會會長揭開百年謎題
2018年05月02日 17:45 來源:北京晨報

  《紅樓夢》究竟有沒有寫完?

  中國紅樓夢學會會長張慶善為大家揭開百年謎題

  著名作家張愛玲曾感嘆“人生三恨”莫過于:一恨鰣魚多刺;二恨海棠無香;三恨便是《紅樓夢》未完。說起《紅樓夢》,后四十回的問題一直是紅學研究的主題之一,也是廣大讀者經常討論的話題,至今眾說紛紜。最近,《紅樓夢》再次成為了熱點話題,是因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的四大名著珍藏版新版《紅樓夢》中署名發生了變化,由“曹雪芹、高鶚著”改為“曹雪芹著、無名氏續”。為何作者的署名中沒有了高鶚的名字?《紅樓夢》到底有沒有寫完?后四十回的著作權應該歸誰?日前,在人民文學出版社與首都圖書館舉辦的“閱讀文學經典”講座上,中國紅樓夢學會會長、《紅樓夢學刊》主編張慶善(右圖)從原著出發,以紅學研究所校注本《紅樓夢》為例,為大家揭開了百年謎題的答案。

  曹雪芹寫完了嗎?

  張慶善介紹,其實《紅樓夢》是寫完了,但準確地說是沒有最后修改完。而且八十回以后的稿子又丟掉了,因而留下了后四十回續書問題。說曹雪芹是創作完了《紅樓夢》,但沒有最后改定有什么根據呢?張慶善稱:“一是從創作的規律而言,曹雪芹創作《紅樓夢》是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歷時十年之久,他不可能只寫前八十回,而不再往下寫了,翻來覆去只是修改前八十回,這不符合創作規律。二是根據現有的大量脂硯齋批語,已經透露出八十回以后的情節,而且曹雪芹的親友脂硯齋和畸笏叟也都已經看到了這些稿子。”

  如庚辰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二十一回前批:“按此回之文故妙,然未見后三十回,猶不見此之妙。”庚辰本第三十一回末批:“后數十回若蘭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綱伏于此回中,所謂百蛇灰線,在千里之外。”庚辰本四十二回前批:“釵、玉名雖二個,人卻一身,此幻筆也。今書至三十八回時,已過三分之一有余,故寫是回,使二人合而為一。請看黛玉逝世后寶釵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謬。”除了這些舉例,脂批透露出的很多消息及具體回目,都能說明曹雪芹確實是基本完成了《紅樓夢》全部寫作。“我為什么說‘基本’寫完了呢?是因為全書寫完了,但還需要修改整理,有些地方還缺些內容沒有補上,有的章回還沒分開等。”張慶善說,如庚辰本第二十二回后有評語寫道“此回未成而芹逝矣”。這里的“未成”是未修改完,不是沒有寫完的意思。“‘披閱十載,增刪五次’就是一個不斷修改的過程。我的這些觀點主要依據是《紅樓夢》本身描寫,特別是脂批透露的消息。”

  原稿八十回后去哪了?

  曹雪芹是寫完了《紅樓夢》,但最終寫了一百一十回,還是一百零八回,或是一百二十回很難確定。如今為什么人們看到的早期抄本只有八十回呢?據說丟了。曹雪芹《紅樓夢》原稿八十回后為什么沒有傳下來,多少年來人們眾說紛紜。張慶善表示,有人說是人為破壞《紅樓夢》,就像腰斬《水滸傳》一樣,有人故意把《紅樓夢》從八十回斬斷,而這一說法最大的“嫌疑人”就是大貪官和珅,持此觀點的是著名的紅學家周汝昌先生。但多數專家認為《紅樓夢》是最初在曹雪芹朋友圈子里傳抄披閱的時候,被借閱者給弄丟了。這樣講有根據嗎?張慶善道:“有!根據還在脂批。”

  “《獄神廟》回有茜雪、紅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無稿。嘆嘆!——丁亥夏,畸笏叟。” (第十六回)“茜雪至《獄神廟》方程正文。襲人正文標目曰《花襲人有始有終》,余只見有一次謄清時,與《獄神廟慰寶玉》等五六稿被借閱者迷失。嘆嘆!丁亥夏,畸笏叟。”(第二十回)“寫倪二、紫英、湘蓮、玉菡俠文,皆各得傳真寫照之筆,惜《衛若蘭射圃》文字迷失無稿。嘆嘆——丁亥夏,畸笏叟。”(第二十六回)以上幾條批語都是畸笏叟在“丁亥夏”的批語,有專家認為畸笏叟極有可能是曹頫,也就是曹雪芹的父親或是叔叔。張慶善稱,從上面的批語完全可以得出,曹雪芹不僅寫完了《紅樓夢》,而且八十回以后也曾在親友中傳閱,不幸被借閱者弄丟了,而且起初丟失的稿子還不是很多。此外,就是畸笏叟是曹雪芹原稿的最后保存者。而對于得知親友傳抄披閱時弄丟,曹雪芹為什么不再把內容補上的疑問,張慶善坦言,這是無法說清楚的千古之謎。著名紅學家蔡義江先生大膽推測,由于晚年的曹雪芹因生活貧寒,又住在遠離城里的西山一帶,他的最后十年可能再也沒有去修補《紅樓夢》。而曹雪芹逝世以后,畸笏叟保存殘稿,更不敢輕易拿出去給別人看,怕再弄丟了。直至曹雪芹的八十回以后稿子也隨著畸笏叟老人的去世而成為了永遠的謎案。

  為何高鶚被認定為續寫者?

  正因為曹雪芹八十回以后的原稿沒有傳出來,所以在社會上只有前八十回抄本流傳,這就有了《紅樓夢》續書的問題。張慶善認為,關于后四十回的問題,最權威的文獻資料就是程偉元、高鶚為程甲本、程乙本出版寫的序和引言。那么誰說是高鶚續書的呢?這就不能不提胡適。胡適是第一個比較系統地論證了“高鶚續書說”,這個觀點也成為新紅學的基石之一。張慶善講述,1921年胡適在其所著《紅樓夢考證》中提出了《紅樓夢》前八十回作者是曹雪芹,后四十回是高鶚的續作的觀點。在論證“后四十回的著者究竟是誰”的問題時,他引用了俞樾《小浮梅閑話》中的一條材料,俞樾說:“《船山詩草》有《贈高蘭墅同年》一首云:‘艷情人自說紅樓。’注云:‘《紅樓夢》八十回后,俱蘭墅所補’。”船山即詩人張問陶,而他是高鶚的同學,二人是同一年考中舉人。由此胡適認為,張問陶的詩及注是高鶚續書的“最明白的證據”。

  而胡適的“考證”可信嗎?張慶善表示,多少年來不斷有學者提出質疑。胡適依據這個小注就斷然認定是高鶚續書的鐵證,可問題是,張問陶并沒有說高鶚續寫了后四十回,只說八十回以后“俱蘭墅所補。”可這里的“補”不等于“續”。此后,許多專家通過深入研究張問陶,指出胡適的觀點站不住腳。首先從文獻考據的角度看,張問陶的材料不是第一手文獻資料,如果沒有互證的文獻資料,這種孤證很難作為論證后四十回續書作者的鐵證。其次張問陶與高鶚未必關系多熟悉,過去說高鶚是張問陶的妹夫,已經證明是誤傳。最后張問陶并沒有說高鶚續寫了后四十回,只是說“補”,“補”不等于“續”。程偉元、高鶚并不否認他們做了“補”的工作,程偉元在為程甲本寫的序中就說:“乃同友人細加厘剔,截長補短”,不過是“截長補短”之補,不是續書的意思。

  后四十回是誰寫的?

  既然論定高鶚不是后四十回的作者,程偉元和高鶚只是做了“細加厘剔,截長補短”的整理修訂工作。那么至于后四十回是誰寫的,目前還是無法找到。由此可見,如今《紅樓夢》書上寫上無名氏續,程偉元、高鶚整理,就是一種實事求是的學術態度,是對讀者負責任的態度。張慶善說,其實從《紅樓夢》的傳播史上來說,程偉元、高鶚可以說是《紅樓夢》傳播第一人,他們的貢獻不可磨滅。

  在否定高鶚是后四十回的作者后,有人提出了后四十回有沒有可能就是曹雪芹寫的,或者說后四十回中原本就有曹雪芹的遺留原稿或散稿被程偉元找到,而后與高鶚修訂成為全璧的說法。對此,張慶善比較認同著名紅學家蔡義江先生的觀點:《紅樓夢》后四十回沒有曹雪芹一個字。他談到所依據為:脂批透露出的八十回以后的情節,諸如獄神廟相逢故事、薛寶釵借詞含諷諫、虎兔相逢大夢鬼等重要情節,現存的后四十回中是一點也沒有,或完全不符合。而且現存的后四十回主題、創作觀念與前八十回明顯不同。曹雪芹的原稿,賈寶玉是“懸崖撒手”。今本后四十回雖然也寫了寶玉出家,但是卻“披著一領大紅猩猩氈的斗篷”。再如在曹雪芹的原著,賈家最后是“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而今本后四十回卻讓賈府“蘭桂齊芳”等。此外,后四十回還扭曲了人物形象,如在前八十回,林黛玉從來不勸寶玉去讀書,可在現在的后四十回,林黛玉竟像薛寶釵一樣,成了道學姑娘。如今本第八十二回,寶玉要去學堂,林黛玉說:“我們女孩兒家,雖然不要這個,但小時跟著你們雨村先生念書,也曾看過。內中也有盡情盡理的,也有清微淡遠的,那時候雖不大懂,也覺得好,不可一概抹倒。況且你要取功名,這個也清貴些。”這哪是林黛玉呀,可見這樣描寫與曹雪芹差得太遠了。同時,前八十回與后四十回的文筆、語言有很大的不同。張慶善稱,雖說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的原作,但不等于全盤否定后四十回,不能說后四十回一無是處。

  北京晨報記者 郭丹


編輯:郝學娟

2码出特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下载 疾风时时彩人工计划 赌场大小点怎么看规律 维欧国际教育科技 彩8旧版本下载 佳兆业 重庆时时龙虎和技巧玩法 红单来了赚钱吗 新疆时时开奖走势图 抢庄牛牛技巧规律